人肯定不会有事的,温初安突然之间失踪,一定是自己单独离开,因为以温芷晴那种状态,根本动不了温初安。

  好在血迹新鲜明显,盛靳年压下心头的不安,沿着血迹一路走过去。

  血迹通向了马场后方的丛林,等血迹在一处灌木丛延伸,再拨开灌木丛,血迹就消失了。

  也就是说温初安从这里就失去了踪影。

  被人带走了?

  脑海跳出这个想法,盛靳年剑眉猛然蹙起。

  后方丛林并不是封闭式的,能被人带走的几率大很多,同样温芷晴的人也可以接应,若是温初安被温芷晴的人带走,那就算可以坚持血液改造,恐怕也是九十一生。

  想到这里已然不敢再想,盛靳年准备再沿着血迹重新找一遍,忽然侧面传来低低的吟哦。

  盛靳年屏息凝神,发觉周遭血腥味浓烈。

  顺着声音,他拨开另一处的草丛,温初安身上裙子早已经被鲜血染成了红色,躺在泥土地上奄奄一息,苍白的唇瓣颤动着,额头覆上明显的薄汗,人也在理智和昏厥中徘徊。

  盛靳年呼吸一紧,温初安已经再度清醒过来,防备的朝着盛靳年的方向看过去。

  待看清男人那张脸,温初安瞳孔一闪而过的错愕,还没来得及反应,盛靳年将她拥入怀中,头奋力埋在她的肩膀处,手指近乎痉挛。

  “我……”温初安没什么力气,想要笑一笑来告知盛靳年她没有事,可又全身无力,只得搂着盛靳年的身子,安逸的闭目片刻。

  半晌,她觉得肩膀发烫,一阵风吹过,肩膀又陡然生起几分凉意。

  温初安愕然,侧眸想要看向盛慕年的脸,她不知是不是盛靳年哭了,那样高高在上的男人,从未有过流泪的可能,向来都是以最难攀爬的顶峰示人,而如今,却流泪了?

  和一个孩子一般,因为寻找到自己想到的东西而喜极而泣,温初安只觉得惊讶,只觉得不可置信。

  “我没事……”想了半天,温初安能回的也只有这一句。

  整整两个小时,她深受煎熬,好在待在磁场的时间并不长久,加上上一次有了血液改造,她坚持了下来。

  连她自己都没想到,自己可以坚持下来。

  盛慕年在她肩膀处停留了一会,等到抬起头,黑眸一贯的沉稳之色,动作更加轻柔,双手圈住温初安的腰际,将她横抱起来,不见任何哭过的痕迹。

  “我先带你去医院治疗。”

  温初安“嗯”了一声,就连点头也难上加难,全身动一动都是凌迟的痛,比大卡车碾过还痛,毫不夸张,以至于连说话都要再三斟酌,生怕痛到了心口。

  头安静的靠在盛靳年的胸腔,盛靳年走出丛林,莫名来了一句:“很久,没有这样了。”

  他痛恨这种场面的戏剧性,让他差点一下子失去两个最重要的人,可与此同时,他又觉得留恋。

  往日温初安的冷漠,他们自从分别,就从未有过今日这么温暖的时候,久违的令他心痛。

  只是话音落下半天,也不见女人有半点反应,盛靳年微微颔首,才发觉 -->>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
章节目录

盛少私宠:天价弃妇带球跑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超品兵王在365bet娱乐场官网网址_365bet送彩金有什么要求_365bet安全么只为原作者超灵的佑子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超灵的佑子并收藏盛少私宠:天价弃妇带球跑最新章节